当前位置:首页/我社动态

新书 |《鲤鱼巷》:一个关于召唤与告别的寓言

发布时间: 2022-05-30 作者: 来源: [关闭] [打印]

/ 阅贵·阅多彩 /

《鲤鱼巷》

LIYUXIANG

一条市井小巷,一个关于召唤与告别的寓言,一封写给贵阳老巷的情书……

01编辑推荐

冉正万的小说有着极具生活化的表达和浓郁的地域色彩,同时又具有现代性,构建出一种具有现代气息和风土人情的“理想主义世界”。在这个“理想主义世界”里,他的文字充满灵气,情感表达细腻,正如《人民文学》卷首语中的评价:具有短篇小说内秀而又多义的涵养,小城风俗的描写看似悠缓散漫,落到人物这里也显得收放自如,实则有着刻度精确的叙述能力。

02内容简介

短篇小说集《鲤鱼巷》收录了作者近五年发表在全国各大具有影响力的文学刊物上的作品,包括《鲤鱼巷》《烧舍利》《屋檐童子》《宇宙琴弦》等十余篇短篇小说,每篇作品都藏着不同的个人世界,以独具特色的黔地文化、细腻鲜活的人物刻画、贴切生活本真的内容呈现以及人性和现实的深层挖掘,聚焦对信念、良知的坚守。

03评论

◆具有短篇小说内秀而又多义的涵养,小城风俗的描写看似悠缓散漫,落到人物这里也显得收放自如,实则有着刻度精确的叙述能力。

——《人民文学》卷首语中评价《鲤鱼巷》

◆冉正万的作品立足于西南山地的文学世界,写作手法极其鲜明,作品里的现实性来自于客观的自然地理环境,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,深深影响着他的生产方式和思维方式,使他的“理想主义世界”能够在作品里得以体现。

——评论家、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李鲁平

◆他对文学有深深的敬畏感,对写作保持自律性,作为一名主编,能在业余时间保持作品出量,十分了不起。作为作家,冉正万没有辜负作家的职责和使命,日积月累的耕种让他的作品越来越多,也收割了一波文学创作奖。
——诗人、《山花》主编 李寂荡
◆冉正万文字里的灵气让他的作品辨识度高,有着纯正的西南风格。
——《花城》编辑部副主任 杜小烨
◆在他的小说世界里,我看到生活气息的烟火繁盛。冉正万的小说具有极为浓郁厚重的生活气息,充溢着让人感吁而会心的动人细节,它同时也具有浓重的现代性,时常有从生活中插翅飞升的飞翔感,这是我颇为看重的一点。
——作家、河北师范大学教授 李浩
◆冉正万的写作没有侵略性,非常亲和,不想过多介入别人的生命。细腻的人物刻画、细致的情节体现都是冉正万的写作优势,这源于他认真求准的写作态度。“文学最大的美德就是准确,冉正万的小说对地域文化的还原,准确而又细腻,他不仅是个优秀的作家,也是个热爱写作且值得尊重的作家。”
——作家、贵州省文联副主席 肖江虹

04精彩书摘

老柳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肥壮的鲤鱼抓起来,怀着厌恶的心情把它们丢进垃圾箱,绝望的鲤鱼把铁皮垃圾箱拍得噼啪响。他宁愿接受小鲤鱼一去不复返,也不能接受欺哄世人的勾当,这是恶行。他没像腹中空脾气大的人那样自我标榜“我老柳”如何,他什么也没说,只把水井又洗了一遍,把大鲤鱼脱在井底的鳞片捡起来贴在石头上。这块大石头顿时像长了十几只眼睛。因为四周高大建筑的缘故,阳光照到这块石头的时间很短,阳光一旦照射其上,这些眼睛又大又圆,僵硬了上万年的石头仿佛活了过来。
——《鲤鱼巷》
她说哪里也不去时的确没想到他,她想的是从现在起一个人说了算,养两头猪,一群鸡,三只鹅,地里种玉米、黄豆、绿豆、巴山豆,种或不种勿要旁人多嘴,有选择的自由。过年过节你们想回来可以,平时都给我滚远点,我好一个人称王称霸。她不想任何人阻碍她种地,他们没有父亲那句“我的计划是”这种一出口就包揽一切的口头禅,但他们的德性全都一样,都喜欢管天管地。儿子接她去一起住,这也是一种管,“我不要你们管,”她宣称,“我死了你们不来看我都行。” 她说的不是气话,而是担心再次失去自己说了算的权利,只好把话往决绝里说。
——《屋檐童子》
胡九敬突然浑身痉挛,像被电击一样,惨叫声随之响起。林万招呼罗安:“快拉住他的手!”林万已经抢先按住了胡九敬的左手,罗安犹豫了一下,加上胡九敬的床一面靠墙,罗安要绕过床头才能拉住右手,他绕过去时,胡九敬已经一口咬住右手臂,呜呜地叫唤着,像要撕下一块。林万侧身跳上床,坐住胡九敬的左手,然后去掰他的腮帮,叫罗安快找根撬棍来。罗安六神无主,不知道哪里有撬棍。林万大声喊道:“筷子呀!”罗安仍然懵头懵脑。林万又大声喊:“厨房在那边!”
——《纳摩先生》
“它们从别的地方跑来时,怎么没被发现呢?”梁克实问。
“都是晚上呀,白天从不现身,晚上悄悄搬家。”王善同说,“为了活下去,各有各的办法,老天早就安排好了。”
“既然各有各的办法,那就用不着老天安排。”
“老天安排得再好,也得有自己的办法。”
一束煞亮的灯光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这是一辆小车,翻过山坳后,灯光穿透两山之间的坝子。声音很小,速度很快。他们眼巴巴地迎着它,直到它消失。换在以前,随之而起的将有狗叫、猪哼、牛哞。现在不但什么声音也没有,仅有的一点声响都被它带走,万籁俱寂。
——《青㭎炭和竹狸》

—END—
编辑:于欣平;校对:张娜
审稿:黄蕙心;审签:谢亚鹏

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方式 版权合作

贵州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opyrightO2018 WWW.GZRMCB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长岭北路国际会展中心SOHO区D1栋A座

电话: 0851-86828770 传真: 0851-86828770

备案许可证号:黔ICP备16007285号-1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82号

贵公网安备52010320004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