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/新书资讯

以《食遇》为“美食地图”,在贵阳街头巷尾与“小吃”相遇

发布时间: 2021-08-30 作者: 来源: [关闭] [打印]

/ 阅贵 · 阅多彩 /

如果你是贵阳人,读《食遇》,你一定能从中品味“贵阳的味道”,感受“贵阳的记忆”。

今天为大家推荐厨娘倩的《走街串巷吃贵阳》,她以《食遇》一书为“美食地图”,在贵阳的街头巷尾与“小吃”相遇,探寻贵阳当地的饮食情趣。

如果你因读了《食遇》一书而被贵阳的美食所吸引,不妨带上这本书来到贵阳,跟随《食遇》的路线,感受“贵阳的味道”。

走街串巷吃贵阳
文 | 厨娘倩

上个月临时起意,快闪了一趟贵阳。

一来,是因为闺蜜云子去出差,撺掇我一起去耍两天。

二来,是刚好《风味原产地·贵阳》正在热播,大晚上看得人口水四溢、百爪挠心。

其实最要紧的原因,是之江兄这本新书《食遇》。

我与之江因书结缘。

之江是个读书种子,独爱严肃的文史社科,我常常顺着他的朋友圈,摸去一些偏门好书。他亦风雅好古,字写得拙朴,印刻得灵动,打油诗张口就来,满脑袋鬼马精灵。

之江也是烟火俗人。他是贵阳生贵阳长的江浙人,从小被父亲带着走街串巷地吃,吃成了行走的贵阳美食地图,所以,他当《风味原产地•贵阳》的当地向导,实在是顺理成章。

之江这本《食遇》,实在是全方位的好看,一身十八般武艺都使上了。

书里三十三首吟咏贵阳风味的竹枝词,出自他手,散落书页间的书法印章,也出自他手。插图是他请朋友美术班里的小朋友画的,倒比大人手笔多了稚趣天然。至于文字,确是老派的斯文,饕餮为表,内里考据功夫严谨。

那天晚上看《风味原产地》,深更半夜被肠旺面勾起馋虫,于是三下五除二请年假、订机票、找酒店。行程定了,跟之江汇报,他大手一挥,“别吃飞机上的东西,饿着来。”

起了个大早,早班机,不到九点就落地贵阳了。被之江接到,就开始了一整天的“逛吃之旅”。路线是他谋划好的,都是他多年吃惯的良心小店,后来被我戏称为“之江严选”。

在指月街,先来一碗素粉。这种看似不起眼的朴素米粉,主角是用米浆二次发酵、口味微酸的酸粉。

街边小店,连个凳子都没有,两个人就直接端着纸碗、站在马路牙子上吃将起来。素粉跟我吃惯的桂林米粉迥然不同,没那么滑溜弹牙,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,口感微弹软糯,吸饱了油辣椒,最宜大口嚼之。

端着素粉碗,之江去隔壁买了四粒炸得酥脆的豆腐圆子。豆腐圆子看上去像个麻球,却是豆腐捏碎揉成丸子下滚油炸出来的,真真外酥里嫩。

这样的豆腐圆子,不是直接咬开吃,而是要先划开,在空心的豆腐窝窝里放入苦蒜、糊辣椒、折耳根、酸萝卜调成的蘸水。咬一口,酥、软、韧共冶一炉,酸、辣、咸混合鱼腥草的药香。所谓米其林餐厅追求的复杂和层次,在几块钱一份的街边小店上足量供应。

这把五香花生米,是我坚持带回北京配威士忌的。溜达到民生路上,之江带我们去看他常买的炒货摊摊。果然是多年熟客——卖炒货的大姐跟之江闲聊,说你父亲前两天刚来过。我跟云子开始并没多想,随便买了点花生和南瓜籽,说带在身边磨牙。晚上回酒店房间拆包,吃了两粒就大呼后悔,为什么不多买点。一路从花溪吃到青岩,最后的一把,也没舍得丢在酒店里。

“肠糯旺嫩面要脆,平民所爱是杂碎。

免青红重今不闻,打杯散酒客小醉。”

之江在书里这么写肠旺面。的确,大肠肥糯,旺子嫩滑,用海鸭蛋和面压制的面条,口感脆韧。“免青红重”是吃肠旺面的黑话,意思是不要葱,多加红油。

那天的午饭是蔡家街上的金牌罗记肠旺面。人多到只能坐在马路边吃,两张绿塑料凳子当桌椅,勾着腰,一边吃,一边防着红油溅在衣服上。但是,真过瘾啊!

吃完面,走回民生街上,俞记安顺破酥包正在排长队,我跟云子肠旺面都没吃完,但之江坚持要给我俩买两个破酥包。

起初也没当回事,破酥包在北京的云南餐厅吃过,当然不错,但刚刚放下饭碗,实在是吃不动了。

一分钟不到,我俩就投降了。原来曾经吃过的,不过是假的。这包子掰开,我才真正明白了“破酥包”的由来。破是真破,包子皮像破棉絮一样松散分层。酥也是真酥,和面加了猪油起酥,我跟云子说,这是咱中式可颂。

一甜一咸,甜的是引子包,所谓引子,是紫苏的籽儿,加了糖做馅儿,有一股异香。咸的三鲜包,肉馅里竟然还有豆沙,我这个北方人又刷新了口味体验。

跟着之江一路走,路过文笔街,他说街上有几户人家,每年端午会当街包粽子,满街飘香。走过电台街,他说那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。

我坚持要逛个菜市场,心愿也达成了。

中午的菜市场门口,一个小个子中年男人,担子挑着两筐菜,码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。人晒得有点蔫,菜却水灵新鲜。哪怕是个流动菜贩,都没有一点点的苟且。

南方的菜市场,于我就是微缩版天堂。菜是水灵灵的,收拾得干干净净。狂野的折耳根、新鲜的菌子、诱人的脆哨,还有烧辣椒、烧茄子、烧番茄,这几样捣碎拌在一起,夏天傍晚吃一盘,清凉无汗。卖菜的姑娘又喜气又漂亮,真让人喜欢。

午后躲在阳明洞喝茶,聊一些风雅细碎的闲天,为的也是消消食,晚上去吃丝娃娃。

那间叫包整的丝娃娃店,虽然排队排得人肝肠寸断——中间还免不了到雷家豆腐圆子打个牙祭,吃碗冰粉,但终于等到夜色渐浓,深蓝色天幕上挂起一弯新月,坐在落地窗前,觉得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。毕竟正对着甲秀楼呢。

丝娃娃这种吃食,大抵是女生的恩物,清爽无油,菜色花哨,饱嘴不饱肚子,最宜三五女生约了去吃,男生大概是吃不饱的。

贵阳的夜晚凉风习习,有之江这样的“地胆”相陪,走了很多寻常巷陌,跟这个城市一下子亲近起来。

走在路上,跟之江聊起雅各布斯的《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》,比起平地起高楼的繁华齐整,我们更爱城市里那些多样的、凡俗的小街小巷,有历史,有故事,有记忆。之江对贵阳这座城市的深情,也是深入骨髓地爱这种“其乐融融的混乱”。

如果你是贵阳人,一定要读一读他那本《食遇》。

如果你打算去贵阳,也一定读一读那本《食遇》。

(本文转自“嫣然小厨”微信公众号,图文内容有删改)

—END—
编辑:于欣平;校对:张娜
审稿:黄蕙心;审签:谢亚鹏

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方式 版权合作

贵州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opyrightO2018 WWW.GZRMCB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长岭北路国际会展中心SOHO区D1栋A座

电话: 0851-86828770 传真: 0851-86828770

备案许可证号:黔ICP备16007285号-1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82号

贵公网安备5201032000406号